首页 / 棋牌热点 / 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

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

已近30k赞,有点骄傲。我在知乎最高赞回答竟然是个装逼回答,又有点惭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答我本来是在别的题下回答的,但是发现放到这个问题下才更适合。粘贴,以下:

中学时,学校组织各班数学尖子生参加奥数比赛,比赛前有几个月的奥数辅导时间,临近比赛前一星期有一场学校的模拟考试,里面有一题是道几何题,居然是我自己买的奥数书里的原题!恰好我早上翻书时扫过一眼!不过书中的题目通通只有答案没有解题过程,于是我自己解了很久没时间了就填了书中给出的答案交卷了。
过了两天卷子发下来了,多少分我忘了,不过比第二名多了几分,就因为那一道题只有我是对的,其他人都没做出来,当时虚荣心作祟还蛮高兴的,结果辅导课之后,老师找到了我问我那一题怎么做的,因为第二天最后一次辅导课上需要讲解易错题,而这道题他做了好几天没做出来,数学组的其他老师也讨论了好几天也没做出来(事后得知老师们当时认为是题出错了条件不足)。我当时很淡定地告诉老师明天再说吧,放学了我得回去了。

于是回去之后,我摆好阵势,家长叫吃饭也没理,就开始作战了,我妈说头一次见我这么用功。自己作的弊,跪着也得作完啊!
期间除了上厕所和和喝水外手都没离开过笔,最后快天亮终于找对了思路,然后,画了七八条辅助线(是那种环环相扣,画一条计算一阵再画下一条的辅助线)把题给解出了!

然后第二天中午我去了老师办公室开始给他讲解了,然后数学组的其他老师听我在讲这道题也都围了上来,后来隔壁办公室的其他老师看热闹也围了上来,当时那场面就是————

■■■■(小黑板)
■■■■

数学组老师ABCDEFG
其他组老师HIJKLMN
。。。初三的时候,英语老师看我不顺眼,可能是因为我从不做英语作业但是成绩还是比她的爱徒好吧……

那次考完试,她讲卷子,有一题是考试前一天刚强调过的,老师说错了的站起来,没错,全班只有我一个人错了,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尴尬……

老师立马开始冷嘲热讽模式
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插图
各种说我就是不听老师的话,这么简单的题做错就是我太骄傲,凭着平时考的几个高分就嚣张得不得了,反正就是BB了一大堆,最后意犹未尽地叫我坐下去

然后

老师开始讲下一题,她说这题有点超纲【语法填空(填空题)】,据她所知全年级好像还没有学生做对

之后之后,她随口问了一句:“我们班有没有人做对的,站起来让大家看看”

我不耐烦地站了起来

多年以后,发现这其实是件很蠢的事,大家笑笑就行了,谢谢在别的题下的答,有人给我指到这里,我看题目,似乎是蛮适合的:
也就是上个月的事,突发原因上课迟到,被动的被老师分到一个全是鬼佬的小组。
不知道是我长的很像学渣还是怎的,组员似乎都不太搭理我。。。
而且下课就当着我的面跟老师说小组作业他们四个人已经够了,并且早就分工好了。
于是我作为那多余的第五个人,无组可归了。。。。
老师很尴尬,不过我懂事,我懂事的向老师提议说“完成这个group work,我一个人就足够了”,于是我成为了班里唯一一个个人小组。。。
并且最终拿了班上最高分,满分。

装逼成功是种怎样的体验插图1哦,对了,作为班里唯一一个中国人,我自豪的宣布:中国代表团取得胜利!

额,没想到能收获这么多个赞,感谢感谢 。欧元面额最小那个硬币,貌似是铜的,比较硬,而且由于小,不好用力。
我旁听的阶梯教室里人多,我就拎了个马扎坐。那枚硬币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被我压在了马扎下边,然后它就弯了…
我下课捡起来坐电车回家,路上闲的蛋疼,把那枚硬币放在手心:这玩意儿挺硬的吧应该。然后握手成拳试了一下…挺疼的。
问题是一边儿有个小哥儿就看见我握了拳,摊开手那硬币就…弯了…
他激动的满脸通红:你好,这就是中国功夫吧!balabala…
我一脸蒙蔽:我不会功夫。
小哥儿:功夫大师都说自己不会功夫!
然后他问我怎么练的。我为了不让他烦我(为了虚荣心)就说:这个是要看天赋的。
然后小哥儿一脸遗憾的下车了…
我本无装逼心,奈何就这么个世道…

大学时,辅导员让我班每人交 200 块钱买山石,说是自愿,结果没交钱的同学被各种穿小鞋。

辅导员竟然用毕业威胁我们,然后!我一同学,啪地把杯子一摔:

「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!」

「不让我毕业?」

「我保证最后让你跪下来求我收下毕业证!」

那一刻,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

毕业都两年了,现在还能时不时想到这个百年一遇的奇葩,那就称呼她为「齐老师」吧。

你们知道那种山石吧,大一些的立在校园大门口,小一点的立在教学楼门口,还有再小点的,竖起来的,还能立在室内。

可无论大小,这些山石都有一个共性,就是——丑。

明明很大自然的造物,非要搞个红色油漆大字写在上面,如果字一多,连排版留白都不讲究了,怎么看都是丑。

大二的时候,我们辅导员就想买这么一块石头。

立在学院门口???

当时我们学院在教学楼二层,所谓「学院门口」就是正常楼道加了个玻璃门,挂了个牌子。

就这,还要再加个丑石头???

中午集中放课时,简直就是给拥挤人群挡路的。

但是辅导员就是想买。

为什么轮得到她买,而不是学院出面买?

因为她要给她今年的辅导员工作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1、

有了想法后,辅导员找上了我们。

那天她让班委通知大家五点半下课后别走,开班会。

还没下课,辅导员就大驾光临到教室门口,等着我们。

采访课老师下课走了之后,她进来先是铺垫了一大堆,告诉我们,校园与学生之间血浓于水的关系。

还说了一句,「今天,你以 x 大为荣,明天,x 大以你为荣。」

大家就很迷,啥意思?

然后她继续说,「等你们走出这个学校,谁还记得你们曾经是这里的一员呢?」

这就更逗了。

我没走出学校,也没见谁记得我是这里的一员,她齐老师本人,可能到现在也没记住我的名字呢。

况且,我们学校又不是清华北大、985/211,我被它记得有什么用?

半个多小时的游说后,我们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。

她想定做个丑石头,立在学院门口,上面不仅会写上我们学院的院训,还有齐老师她的全名,以及 2016 级新闻班全体同学。

我掐指一算,好么,不算标点空格,21 个字。

又是一块丑上天的石头。

但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辅导员想让我们一起出钱买,每人 200 块大洋。

我内心一声妈卖批就要骂出来了!

WQNMLGDDDDB 啊!

她自己想充面子,冲业绩,为啥让我们出钱?

班里同学都很无语,但她没等我们的情绪发酵,就先发制人。

直接交代班长,「你把这个事情跟进一下。」

然后就走了?

之前一进门时那商量的口吻已经完全被她抛诸脑后了,俨然板上钉钉的架势。

她离开教室后,大家就开始窃窃私语了,大部分是……骂街的。

班长一见情形不对,也不火上浇油,收拾完自己的米色双肩背,先让大家散会了。

等到了晚上,班长却在班级群里发信息了。

第一条:

【通知】关于众筹石雕事宜:全班同学每人 200 元,自愿原则,希望大家多多参与,为班级和学院增光。

第二条:

【打款方式】微信、支付宝均可,打到班长账户,统一收齐。

看完我就无语了。

「自愿原则」和「统一收齐」不矛盾吗?

都是新闻系的,以后都是文字工作者,现在跟我们玩这个里格楞?

但你既然写了自愿,我就当是自愿的听,所以我没交,我们整个寝室都没交。

2、

结果,我们被班长摆了一道。

两天后,班长在群里发了一个 EXCEL 文件,命名是——收款明细。

点开一看,统计了全班同学的名字,没交 200 块钱的同学表格上都标记了红色背景色,字体加粗,还在后面备注栏里加着几个大字——未交。

好家伙,不交点名,还标红你?

这就是「自愿原则」?

我当时就跟吃了一百只苍蝇一样恶心。

这个 EXCEL 里显示,全班 58 人,交钱的只有 13 个人。

可这 13 个人是谁呢?

有班委。

还有三个上学年拿到了国家助学金的同学。

大家看清楚啊,不是奖学金,是助学金——一个家里条件差才能拿到的国家补贴。

更巧的是,这三个人正是班长的同寝室友。

(好神奇呀!学校原来是按照家庭收入安排的寝室!)

这给我恶心的。

其实我们寝室有个女生才是真的贫困,我们是亲眼看着她的生活状态的。

她家是陕西某小县城的,暂时称呼她「小西」吧。

她连学费都是借的,每次吃饭都是一个比较咸的素菜加上米饭,什么化妆品都不买,只有一罐维 E 乳。

有一件小事,让我又心疼她又佩服她。

我们宿舍楼一楼水房有一排洗衣机,扫码付费的那种,三块钱洗一锅,我们一个礼拜最多洗一次,按理说,很便宜了。

但她从来都不用,每次都是手洗。

有一次我周末洗衣服,没几件,正好她换了床单,我就让她床单放我这一起洗了,床单这玩意儿咋手洗,手不得洗破了。

本来一件顺手的事情,但她觉得特别不好意思,然后趁我们都不在的时候,把寝室的暖壶都打满热水当作感谢。

我们当时住六楼,每个人两个壶,她跑上跑下三四趟才能打满。

当时我真的心里酸酸的,都是一个年纪的女孩子,我下课回寝室上楼一趟都骂娘,小西一声不吭把活儿都干了。

除了真实的贫穷之外,她自己成绩常年稳定在班级前五。

就这样,却拿不到助学金,甚至连助学金报名的事情都不知道。

咱也不知道助学金标准到底是个啥,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

但之后我在心里不服了很久,而且再也不去跟我们隔了两个屋的班长寝室。

3、

群里发完那个表格后,谁都没吭气,除了咱辅导员。

「要学会用长远的眼光看待问题,这是 200 块钱的事儿吗?这件事情本身的价值,就远远超过了 200 块钱。你们身在集体之中,要学会为集体做贡献。」

「最重要的,对你们毕业也有好处。」

她这话,真是好像说了什么,又好像啥都没说。

但懂的人都懂。

然后接下来的一个礼拜,班长又发了几次《收款明细》V1、V2、V3 版,跟个催债的似的。

我们只是学生,想想自己还得在人家手底下待两年,大家陆陆续续还是把钱给交了。

包括我。

但小西没交,因为没钱就是没钱。

所以,她的名字每次出现在群里,都是标红的。

她寄望于班长说的那句——「自愿原则」。

只要没有明着强迫人,这个事就能过去吧?

4、

V3 版发完后,还是有三个人没交钱。

转天上午课结束后,辅导员风风火火地来了。

一进门就板着脸。

辅导员五官长得很寡淡,小眼睛小嘴的,偏偏是个高颧骨。

她平时从不化妆,总是一个低马尾露出发际线,也没啥头型可言。

我爸妈刚开学就看过她的照片,我爸当警察的,平时在派出所见的人多,就评价了一句「不好惹」。

我当时还觉得他说得太过分了,怎么可以以貌取人!

如今我就真想扇自己。

辅导员进门后可没有感谢 55 个人花着真金白银配合她的表演,反而话里话外嫌弃那没交钱的 3 个人。

可真行,不顾大面儿,专门挑刺儿。

「做人,不要目光太短浅。」

说着还要走下讲台,在教室里走两圈,走到没交钱的同学身边,就故意停顿下。

「这点小事都想占便宜。」

那张寡淡的脸依旧一脸丧气,跟死了爹似的。

「石雕上,写的是全—班—同—学—的名字,你不交钱,却要享受这份荣誉,那不就是让其他同学替你买单吗?」

真 JB 行,现在倒开始替学生着想了。

当时真是把我气坏了,特别想开口杠她。

但我又不太敢当第一个,结果有个男生(已经交过钱的)受不了了。

「唰」站起来了,低声喊了一句「傻逼」,拿起书包就走了。

猛啊兄 dei!

他走了之后,我们好多人都发出了讥笑。

结果辅导员愣没听出来是骂她的。

一直直勾勾地看着小西,说了一句「看看,有同学都看不下去你这种行为了。」

WTF???

就这智商,怎么当的辅导员?

小西跟我们这些看戏的人心情完全不一样,她已经被羞辱地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「让其他同学替你买单」这句话她很在意,觉得自己拖了后腿。

我看到她坐在座位上偷偷擦眼泪了。

辅导员也看到了,还挺得意自己把人骂哭了。

5、

最后,小西还是没交钱。

没钱,就是没钱。

谁不想要尊严,可是尊严需要用钱换的时候,没钱,就是没尊严。

还有另一个男生没交。

其实,差这 400 块,根本不耽误买那块丑石头,也不耽误辅导员的舔上计划。

但是,她就是不放过这俩人,觉得他们不听话,损害了她在班里的权威,所以没事就来找茬。

那个男生根本不在乎。

他属于那种「老子有钱就是不给你」、「不惯你那臭毛病」,所以无论辅导员怎么对他,他完全不理会,就叫他「杨不」吧。

所以,痛苦的只剩我室友。

6、

大二下学期,辅导员找了个借口把我室友的生活分扣到了 0 分。

这得生活多不能自理,才能得了个零蛋?

就算瘫了,都不至于拿个 0 吧?

导致的结果,就是那学期我们宿舍成为了班里生活分最低的一屋,甚至比特别邋遢的男生宿舍分数还低。

我太知道辅导员这手段了。

我爸之前跟我说过,一些没底线的人想要报复一个人,专门骚扰对方身边无辜的人。

无辜的人生活被打扰了,肯定要去找当事人,然后当事人就认怂了,比如催债公司给欠款人朋友半夜打电话推销棺材。

现在我们这位高校辅导员也来这么脏的一招,我看不下去了。

我当时是室长,去和辅导员交涉。

当时办公室里,还有其他两个年轻辅导员,一个学院书记,都在办公和……消消乐。

我挺客气地开口问:「齐老师,我们 602 寝室的生活分这次挺低的,想问问是怎么回事,我们平时在寝室,也没看到哪里很脏。」

结果辅导员根本不看我,也不正面回答我,一盆脏水先泼我身上。

「女孩子,生活分数比男寝还低,应该回去好好打扫,不是来跟我争。」

我艹?

办公室里几个人突然一起看我,消消乐也不玩了,那眼神,好像我是个多脏的女孩子一样。

顿时我火就上来了。

「分数都是您打的,我也想问,为什么比男寝低?」

辅导员没想到我直接开杠,终于肯正眼看我了。

「宿管阿姨都投诉到我这里来了,你们 602 味道太大,那谁的床单,几年没洗过了,你还挺理直气壮?不觉得丢脸?」

那谁说的就是小西。

她的床单,可是我前些日子一起放在洗衣机里洗的,脏个毛线。

怒火使我思路清晰,之前憋着的情绪,今天一股脑都倒出来了。

「齐老师,您说有宿管向您投诉,我们能不能知道具体是哪个宿管几月几号几点找您投诉的,她又是在几月几日几点查寝的时候闻到了味道?她闻到了什么味道?是否确定来自我们寝室?如果是,为什么没有直接告知我们,而是找您投诉?如果是,为什么之前没有,为什么之前我们宿舍的卫生都是基本满分?」

我也是没想到自己脑袋当时为什么如此灵光,嘴皮子为什么这么利索,可能是遗传自我爹吧。

辅导员听完就愣住了,根本不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。

开始打起了官腔。

「这位同学(果然没记住我名字),你要学会正确地面对问题,有问题,就去解决问题,不要一味逃避,推卸责任。」

「我每天这么忙,我没有义务记得你们这些琐事的时间地点,好吗?我只要知道这个事情存在就可以了。」

「还有,你作为舍长,不好好反思自己宿舍为什么分低,反而来质问我?简直是本末倒置!」

「你要是做不了寝室长,你们宿舍就换个室长。」

娘亲啊,就一个寝室长称谓,还成了威胁我的工具了。

这玩意儿在一般学校不过就是寝室四个人商量着办,在齐老师这,还成了赏赐了。

此时,我和辅导员的火药味特别浓,办公室其他老师已经站起来劝架了。

我死死盯着她,一句话不说,大家都以为我被她呵斥住了,出来当和事佬。

年轻女辅导员放下了消消乐,开始茶,说「学生不听话慢慢管,别把自己气着」。

然后还看我一眼说「这位学生你先回去。」

男辅导员还算正常,只是让我先回去。

真逗。

他们为什么觉得我会善罢甘休?

我今天是干什么来的?

我今天就是来要原因的!

所以,我上前一步。

拿出来手机,打开录音,屏幕对着我那敬爱的辅导员说。

「齐老师,我开了录音,希望您对自己接下来说的话负责。」

「现在我问您,为什么我们寝室生活分数这么低?希望您给我一个理由。」

齐老师不回答了,其他几个人也不劝架了,生怕自己的声音被录进去。

呵,你不出声就算完事了?

我继续说。

「我打开录音前,您给的理由是宿管阿姨投诉我们 602 味道太大,我不认可这个原因。」

「我问什么时间地点投诉的,您说您贵人事忙不记得。OK,这也正常。」

「那我要求把宿管阿姨叫来,我们三方正式沟通一下,您现在有空吗?我们去一趟宿舍楼下。」

齐老师彻底不回答了,变成她死死盯着我了。

还是没人敢说话。

真是有趣。

一屋成年人,连个屁都不敢放了。

7、

结果,我还是技低一筹。

本来都已经掌控住局面的我,输在了心软上。

他们几个人看对线不过我,换了个战术,一通卖惨、劝慰,就是不给我原因。

所以我还是没得到真实理由,被他们劝回去上课了。

我现在后悔的准备吃屎了。

因为我的心软直接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,姓齐的孙子开始给我们穿小鞋。

在大学,辅导员和班长虽然权力大,但也不过就集中在那三项。

奖学金、助学金、入党申请。

一切事关学业、成绩、GPA,都是教授们说了算的,教授们才没这么多事儿,大家都是上课来下课走,哪有工夫跟学生发生矛盾。

你只要不在乎那三项,其实在大学,这些人根本不能拿你怎么样。

可偏偏小西在乎,她需要拿奖学金还借款。

助学金已经给了班长的「贫困」室友,只剩奖学金能争取了。

到了大三的时候评选大二奖学金的时候,小西被刷掉了。

我惊了。

她绩点全班第二,最后哪档奖学金都没她的?

后来她去问班长,班长告诉她去问辅导员,她又去问辅导员,我们敬爱的齐老师告诉小西,她没有资格评奖学金。

没有资格,听懂了吧,是没有资格。

因为我室友综测有一项生活分,是零分。

原来辅导员这王八蛋那次给生活分给 0 是一箭双雕,一边恶心小西身边的人给她压力,一边影响她拿奖学金。

而另一个同学,一个在班级 20 名徘徊的,比我还差,竟然评上了奖学金?

当天我陪室友去的办公室,我就站在学院门口那块破石头那等她。

看着石头上辅导员的大名,我恨不得拿笔在旁边画个王八。

室友出来的时候满脸泪,想都不用想,又被一通羞辱。

她跟我说,辅导员对她说了一句话。

「奖学金是奖励给人才的,有些人注定一辈子拿不到,注定一辈子成不了人才。」

啥?

奖学金诶!

看名字也知道了,针对学习的奖励。

我室友成绩第二,有恩必报,自律努力,这都不算人才?

班长那基霸玩意儿反倒成了人才了?

还是你齐老师自己是人才?

好好的国家奖学金,怎么就被霍霍成这样。

这次是真把我惹到了,奖学金我可以不要,但道理必须讲明白。

8、

不惹事,不怕事。

那是我爸教我的。

我当初报考新闻专业,本着培养自己悲悯的情怀,有一天能替无声者发声,现在,正是时候。

我没敢大范围声张,只联系了几个同学。

首先,我们寝室里的三个人(除了情绪低落的室友),加上两个男生,一个是那天撂下一句「傻逼」就走了的男生,就称呼他为「B 哥」吧,一个同样没交钱的杨不。

我们还起了个行动代号——PLAN F。

取英文 Fuck 的首字母。

我先是戏精上身,写了一篇沙雕女主读大学的文章,名为《为什么我遇上了这么奇葩的辅导员?》。

大家看标题还以为辅导员会成为我的男主,呃……

文章里着重写了班长和辅导员的伟大事迹,和辅导员对于石雕的钟爱。

全网同时连载。

我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辅导员的姓氏、新闻系、xx 级、学校硬件设施的描述,几个关键词一组合,网友也猜的差不多了。

然后,杨不写了一篇社论。

一看他写的,我直接汗颜。

我怕是出了校园也就能当个网编,但是他,努努力应该可以直接进人民日报了。

比如这句。

——「懵懂单纯」的学生,遇到了「急功近利」的教师,这让本该为国家培养奋发精神的大学校园,弥漫着市侩之浊气。

又比如这句。

——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,是国家迈向现代化的重要桥梁,怎可因一己之私破坏教育之公开公平公正?

这是「人」能写出来的吗?

我们几个人直呼牛批。

当时我还瞎操心,给这篇起了几个名字,什么《大学校园教育乱象》、什么《高校教育之我看》。

杨不都给否了,他起了个简单的名字——《问责》。

又是一次高下立判。

极简,还直指核心。

B 哥家有钱,电脑带得动排版软件,里面装着正版 Adobe Indesign,他一晚上给排了版,还自掏腰包找了一个离学校老远的印刷店,印了 500 份。

我们当时很不解,互联网这么发达,咋还回归纸媒时代了?

B 哥说,这就叫初心。

厉害,让俺,再呼牛批。

然后趁着后半夜,我们把新闻学院学生主要覆盖的两栋宿舍楼都给扫了,每个房间塞了一张。

转天,整个学院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这还没完,娱乐化传播还没做呢!

另外两个室友写的脚本,也拍成了狗血短剧,创意取材自《歪嘴赘婿》,发在了 B 站和抖音上。

感谢有钱人 B 哥,还给买了抖加。

9、

各种平台数据反馈都不错。

要是传播课老师知道了,怎么也得给我们个满分吧。

只是美中不足的是——我们被校领导约谈了。

估计是班长那孙子告的密,因为有一天晚上她让我们签字时,进我们寝室了。

办公室里,书记和辅导员分坐两头,把我们几个人卡在中间。

辅导员先开口了,拿着短剧第二集封面诱导我们。

「是不是你们做的这个视频?PR 剪得挺好的啊?纪录片创作课可能得分肯定挺高的吧。」

我们没人吭声。

「别装傻,是不是你们。」

我们还不吭声。

看硬攻无效,辅导员改变了策略,瞬间柔和下来,演起了苦情戏。

只是她那一张脸,换成可怜兮兮的表情,也让人同情不起来。

「你们对我有意见可以直说,为什么一定要伤害我,我就是个普通辅导员而已啊。」

真恶心,可别侮辱「普通」俩字了。

我们依旧不吭声。

「你们以为你们针对的是我个人吗?这个事儿一旦发生,就不会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。」

「你们这么做是给学院抹黑,给学校抹黑。」

书记立刻跟上,俩人就跟商量好的似的。

「目前还没报上学校,你们看着办,暂时还有机会改过。」

「伤害学校的名誉,轻则毕不了业,重则……侮辱诽谤……」

紧接着,又是一连串明里暗里的威胁,什么告诉你们爹妈,以后找工作校招都会跟公司建议不要录取我们,档案上记一笔之类的……

深谙「坦白从严,抗拒从宽」之道的我依旧不吭声,只要他们没有实证,我就不可能开口主动交代。

我们滚刀肉的样子把两个人逼急了,直接变了脸。

辅导员直接威胁。

「明天都不用去上课了,这事儿一天不交代,一天不用出现在课堂上。」

Shit,小鞋整大了。

10、

我这还开动脑酝酿怎么反驳,B 哥直接开大了。

他突然抬起了低着的头。

我当时害怕极了,不是要当叛徒吧。

在我们几个的注目下,B 哥慢悠悠走到了辅导员办公桌前。

大长胳膊一伸,突然抄起辅导员桌上的水杯,往办公室中间一摔。

杯子「啪」一声巨响碎了一地,里面泡的黑枸杞也散落地乱七八糟,有几颗还因为劲儿太大砸烂了。

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B 哥疯了?

大家纷纷看向 B 哥,他撇了撇嘴,一副拽上天的样子,不屑地看着书记和辅导员,右手食指正正地指着辅导员。

「凭你?」

「不让我上课?」

辅导员不自觉地一哆嗦,我明显从她眼中看到一丝害怕。

结果 B 哥下一句,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条。

「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!」

B 哥说完,还冷笑了一声。

我们都愣住了,B 哥有背景???

辅导员和书记也被吓住了,半天没接上话。

「不让我毕业?」

「我保证最后让你跪下来求我收下毕业证!」

「不信你就试试,齐-老-师。」

说完「嗙」摔门走了。

一如上学期骂完「傻逼」夺门而出的帅气。

辅导员和书记没想到 B 哥来这一出,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往下唱了。

二人对视了好久。

11、

我敬爱的、亲爱的、可爱的 B 哥哥啊~

你倒是早说令尊能一手遮天啊,我们何必费这么多事儿?

我们几个出了办公室后,赶紧买了个杯奶茶去找 B 哥。

那时,我的腿已经不是我的腿了。

而是狗的腿。

我把奶茶给 B 哥双手奉上,八卦地打听着。

一般这种家庭背景肯定不能轻易告诉别人,我得问的侧面婉转些。

没想到 B 哥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们真相。

他的父母……

都是……

在……

北京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开淘宝店的????

我差点裂在当场。

我的思绪,都已经往故宫西墙外那嘎达飘了,结果当场就被极速拉回来了。

刚刚,B 哥都是装的。

原来,都是临场发挥。

B 哥,你的确是我哥。

当时被叫到办公室之后,我就全程开了录音。

B 哥装 B 的这一套,被录的清清楚楚。

辅导员和书记威胁我们那一套,也被录的清清楚楚。

12、

辅导员和书记安生了几天,反应过来那天 B 哥不过在吓唬人后,又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。

小西知道后拦着我们不让去,她不希望因为她的事情影响大家的前途,说「我去认罪吧,齐老师正好讨厌我。」

小西还没说完,B 哥直接拒绝了。

「认什么罪!你有什么错!她讨厌你是她的问题!你好的不得了!」

B 哥哪句话都没说错,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。

二次交锋,炮火更加猛烈了。

把我们围在中间审讯的变成三个人了,多了个 C 位——新闻学院院长。

说不怕是假的。

这老嘎货要是不让我们毕业,那确实是一句话的事儿了。

我们几个互相打气,已经到这了,不能怂。

怂了更危险。

先是书记开口,直奔主题。

「你们几个,把东西下了,做一个澄清。」

那口吻,高高在上。

「下什么东西?澄清什么东西?」

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

目前,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

🔗App 内查看

大学时,辅导员让我班每人交 200 块钱买山石,说是自愿,结果没交钱的同学被各种穿小鞋。

辅导员竟然用毕业威胁我们,然后!我一同学,啪地把杯子一摔:

「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!」

「不让我毕业?」

「我保证最后让你跪下来求我收下毕业证!」

那一刻,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

毕业都两年了,现在还能时不时想到这个百年一遇的奇葩,那就称呼她为「齐老师」吧。

你们知道那种山石吧,大一些的立在校园大门口,小一点的立在教学楼门口,还有再小点的,竖起来的,还能立在室内。

可无论大小,这些山石都有一个共性,就是——丑。

明明很大自然的造物,非要搞个红色油漆大字写在上面,如果字一多,连排版留白都不讲究了,怎么看都是丑。

大二的时候,我们辅导员就想买这么一块石头。

立在学院门口???

当时我们学院在教学楼二层,所谓「学院门口」就是正常楼道加了个玻璃门,挂了个牌子。

就这,还要再加个丑石头???

中午集中放课时,简直就是给拥挤人群挡路的。

但是辅导员就是想买。

为什么轮得到她买,而不是学院出面买?

因为她要给她今年的辅导员工作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1、

有了想法后,辅导员找上了我们。

那天她让班委通知大家五点半下课后别走,开班会。

还没下课,辅导员就大驾光临到教室门口,等着我们。

采访课老师下课走了之后,她进来先是铺垫了一大堆,告诉我们,校园与学生之间血浓于水的关系。

还说了一句,「今天,你以 x 大为荣,明天,x 大以你为荣。」

大家就很迷,啥意思?

然后她继续说,「等你们走出这个学校,谁还记得你们曾经是这里的一员呢?」

这就更逗了。

我没走出学校,也没见谁记得我是这里的一员,她齐老师本人,可能到现在也没记住我的名字呢。

况且,我们学校又不是清华北大、985/211,我被它记得有什么用?

半个多小时的游说后,我们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。

她想定做个丑石头,立在学院门口,上面不仅会写上我们学院的院训,还有齐老师她的全名,以及 2016 级新闻班全体同学。

我掐指一算,好么,不算标点空格,21 个字。

又是一块丑上天的石头。

但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辅导员想让我们一起出钱买,每人 200 块大洋。

我内心一声妈卖批就要骂出来了!

WQNMLGDDDDB 啊!

她自己想充面子,冲业绩,为啥让我们出钱?

班里同学都很无语,但她没等我们的情绪发酵,就先发制人。

直接交代班长,「你把这个事情跟进一下。」

然后就走了?

之前一进门时那商量的口吻已经完全被她抛诸脑后了,俨然板上钉钉的架势。

她离开教室后,大家就开始窃窃私语了,大部分是……骂街的。

班长一见情形不对,也不火上浇油,收拾完自己的米色双肩背,先让大家散会了。

等到了晚上,班长却在班级群里发信息了。

第一条:

【通知】关于众筹石雕事宜:全班同学每人 200 元,自愿原则,希望大家多多参与,为班级和学院增光。

第二条:

【打款方式】微信、支付宝均可,打到班长账户,统一收齐。

看完我就无语了。

「自愿原则」和「统一收齐」不矛盾吗?

都是新闻系的,以后都是文字工作者,现在跟我们玩这个里格楞?

但你既然写了自愿,我就当是自愿的听,所以我没交,我们整个寝室都没交。

2、

结果,我们被班长摆了一道。

两天后,班长在群里发了一个 EXCEL 文件,命名是——收款明细。

点开一看,统计了全班同学的名字,没交 200 块钱的同学表格上都标记了红色背景色,字体加粗,还在后面备注栏里加着几个大字——未交。

好家伙,不交点名,还标红你?

这就是「自愿原则」?

我当时就跟吃了一百只苍蝇一样恶心。

这个 EXCEL 里显示,全班 58 人,交钱的只有 13 个人。

可这 13 个人是谁呢?

有班委。

还有三个上学年拿到了国家助学金的同学。

大家看清楚啊,不是奖学金,是助学金——一个家里条件差才能拿到的国家补贴。

更巧的是,这三个人正是班长的同寝室友。

(好神奇呀!学校原来是按照家庭收入安排的寝室!)

这给我恶心的。

其实我们寝室有个女生才是真的贫困,我们是亲眼看着她的生活状态的。

她家是陕西某小县城的,暂时称呼她「小西」吧。

她连学费都是借的,每次吃饭都是一个比较咸的素菜加上米饭,什么化妆品都不买,只有一罐维 E 乳。

有一件小事,让我又心疼她又佩服她。

我们宿舍楼一楼水房有一排洗衣机,扫码付费的那种,三块钱洗一锅,我们一个礼拜最多洗一次,按理说,很便宜了。

但她从来都不用,每次都是手洗。

有一次我周末洗衣服,没几件,正好她换了床单,我就让她床单放我这一起洗了,床单这玩意儿咋手洗,手不得洗破了。

本来一件顺手的事情,但她觉得特别不好意思,然后趁我们都不在的时候,把寝室的暖壶都打满热水当作感谢。

我们当时住六楼,每个人两个壶,她跑上跑下三四趟才能打满。

当时我真的心里酸酸的,都是一个年纪的女孩子,我下课回寝室上楼一趟都骂娘,小西一声不吭把活儿都干了。

除了真实的贫穷之外,她自己成绩常年稳定在班级前五。

就这样,却拿不到助学金,甚至连助学金报名的事情都不知道。

咱也不知道助学金标准到底是个啥,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

但之后我在心里不服了很久,而且再也不去跟我们隔了两个屋的班长寝室。

3、

群里发完那个表格后,谁都没吭气,除了咱辅导员。

「要学会用长远的眼光看待问题,这是 200 块钱的事儿吗?这件事情本身的价值,就远远超过了 200 块钱。你们身在集体之中,要学会为集体做贡献。」

「最重要的,对你们毕业也有好处。」

她这话,真是好像说了什么,又好像啥都没说。

但懂的人都懂。

然后接下来的一个礼拜,班长又发了几次《收款明细》V1、V2、V3 版,跟个催债的似的。

我们只是学生,想想自己还得在人家手底下待两年,大家陆陆续续还是把钱给交了。

包括我。

但小西没交,因为没钱就是没钱。

所以,她的名字每次出现在群里,都是标红的。

她寄望于班长说的那句——「自愿原则」。

只要没有明着强迫人,这个事就能过去吧?

4、

V3 版发完后,还是有三个人没交钱。

转天上午课结束后,辅导员风风火火地来了。

一进门就板着脸。

辅导员五官长得很寡淡,小眼睛小嘴的,偏偏是个高颧骨。

她平时从不化妆,总是一个低马尾露出发际线,也没啥头型可言。

我爸妈刚开学就看过她的照片,我爸当警察的,平时在派出所见的人多,就评价了一句「不好惹」。

我当时还觉得他说得太过分了,怎么可以以貌取人!

如今我就真想扇自己。

辅导员进门后可没有感谢 55 个人花着真金白银配合她的表演,反而话里话外嫌弃那没交钱的 3 个人。

可真行,不顾大面儿,专门挑刺儿。

「做人,不要目光太短浅。」

说着还要走下讲台,在教室里走两圈,走到没交钱的同学身边,就故意停顿下。

「这点小事都想占便宜。」

那张寡淡的脸依旧一脸丧气,跟死了爹似的。

「石雕上,写的是全—班—同—学—的名字,你不交钱,却要享受这份荣誉,那不就是让其他同学替你买单吗?」

真 JB 行,现在倒开始替学生着想了。

当时真是把我气坏了,特别想开口杠她。

但我又不太敢当第一个,结果有个男生(已经交过钱的)受不了了。

「唰」站起来了,低声喊了一句「傻逼」,拿起书包就走了。

猛啊兄 dei!

他走了之后,我们好多人都发出了讥笑。

结果辅导员愣没听出来是骂她的。

一直直勾勾地看着小西,说了一句「看看,有同学都看不下去你这种行为了。」

WTF???

就这智商,怎么当的辅导员?

小西跟我们这些看戏的人心情完全不一样,她已经被羞辱地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「让其他同学替你买单」这句话她很在意,觉得自己拖了后腿。

我看到她坐在座位上偷偷擦眼泪了。

辅导员也看到了,还挺得意自己把人骂哭了。

5、

最后,小西还是没交钱。

没钱,就是没钱。

谁不想要尊严,可是尊严需要用钱换的时候,没钱,就是没尊严。

还有另一个男生没交。

其实,差这 400 块,根本不耽误买那块丑石头,也不耽误辅导员的舔上计划。

但是,她就是不放过这俩人,觉得他们不听话,损害了她在班里的权威,所以没事就来找茬。

那个男生根本不在乎。

他属于那种「老子有钱就是不给你」、「不惯你那臭毛病」,所以无论辅导员怎么对他,他完全不理会,就叫他「杨不」吧。

所以,痛苦的只剩我室友。

6、

大二下学期,辅导员找了个借口把我室友的生活分扣到了 0 分。

这得生活多不能自理,才能得了个零蛋?

就算瘫了,都不至于拿个 0 吧?

导致的结果,就是那学期我们宿舍成为了班里生活分最低的一屋,甚至比特别邋遢的男生宿舍分数还低。

我太知道辅导员这手段了。

我爸之前跟我说过,一些没底线的人想要报复一个人,专门骚扰对方身边无辜的人。

无辜的人生活被打扰了,肯定要去找当事人,然后当事人就认怂了,比如催债公司给欠款人朋友半夜打电话推销棺材。

现在我们这位高校辅导员也来这么脏的一招,我看不下去了。

我当时是室长,去和辅导员交涉。

当时办公室里,还有其他两个年轻辅导员,一个学院书记,都在办公和……消消乐。

我挺客气地开口问:「齐老师,我们 602 寝室的生活分这次挺低的,想问问是怎么回事,我们平时在寝室,也没看到哪里很脏。」

结果辅导员根本不看我,也不正面回答我,一盆脏水先泼我身上。

「女孩子,生活分数比男寝还低,应该回去好好打扫,不是来跟我争。」

我艹?

办公室里几个人突然一起看我,消消乐也不玩了,那眼神,好像我是个多脏的女孩子一样。

顿时我火就上来了。

「分数都是您打的,我也想问,为什么比男寝低?」

辅导员没想到我直接开杠,终于肯正眼看我了。

「宿管阿姨都投诉到我这里来了,你们 602 味道太大,那谁的床单,几年没洗过了,你还挺理直气壮?不觉得丢脸?」

那谁说的就是小西。

她的床单,可是我前些日子一起放在洗衣机里洗的,脏个毛线。

怒火使我思路清晰,之前憋着的情绪,今天一股脑都倒出来了。

「齐老师,您说有宿管向您投诉,我们能不能知道具体是哪个宿管几月几号几点找您投诉的,她又是在几月几日几点查寝的时候闻到了味道?她闻到了什么味道?是否确定来自我们寝室?如果是,为什么没有直接告知我们,而是找您投诉?如果是,为什么之前没有,为什么之前我们宿舍的卫生都是基本满分?」

我也是没想到自己脑袋当时为什么如此灵光,嘴皮子为什么这么利索,可能是遗传自我爹吧。

辅导员听完就愣住了,根本不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。

开始打起了官腔。

「这位同学(果然没记住我名字),你要学会正确地面对问题,有问题,就去解决问题,不要一味逃避,推卸责任。」

「我每天这么忙,我没有义务记得你们这些琐事的时间地点,好吗?我只要知道这个事情存在就可以了。」

「还有,你作为舍长,不好好反思自己宿舍为什么分低,反而来质问我?简直是本末倒置!」

「你要是做不了寝室长,你们宿舍就换个室长。」

娘亲啊,就一个寝室长称谓,还成了威胁我的工具了。

这玩意儿在一般学校不过就是寝室四个人商量着办,在齐老师这,还成了赏赐了。

此时,我和辅导员的火药味特别浓,办公室其他老师已经站起来劝架了。

我死死盯着她,一句话不说,大家都以为我被她呵斥住了,出来当和事佬。

年轻女辅导员放下了消消乐,开始茶,说「学生不听话慢慢管,别把自己气着」。

然后还看我一眼说「这位学生你先回去。」

男辅导员还算正常,只是让我先回去。

真逗。

他们为什么觉得我会善罢甘休?

我今天是干什么来的?

我今天就是来要原因的!

所以,我上前一步。

拿出来手机,打开录音,屏幕对着我那敬爱的辅导员说。

「齐老师,我开了录音,希望您对自己接下来说的话负责。」

「现在我问您,为什么我们寝室生活分数这么低?希望您给我一个理由。」

齐老师不回答了,其他几个人也不劝架了,生怕自己的声音被录进去。

呵,你不出声就算完事了?

我继续说。

「我打开录音前,您给的理由是宿管阿姨投诉我们 602 味道太大,我不认可这个原因。」

「我问什么时间地点投诉的,您说您贵人事忙不记得。OK,这也正常。」

「那我要求把宿管阿姨叫来,我们三方正式沟通一下,您现在有空吗?我们去一趟宿舍楼下。」

齐老师彻底不回答了,变成她死死盯着我了。

还是没人敢说话。

真是有趣。

一屋成年人,连个屁都不敢放了。

7、

结果,我还是技低一筹。

本来都已经掌控住局面的我,输在了心软上。

他们几个人看对线不过我,换了个战术,一通卖惨、劝慰,就是不给我原因。

所以我还是没得到真实理由,被他们劝回去上课了。

我现在后悔的准备吃屎了。

因为我的心软直接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,姓齐的孙子开始给我们穿小鞋。

在大学,辅导员和班长虽然权力大,但也不过就集中在那三项。

奖学金、助学金、入党申请。

一切事关学业、成绩、GPA,都是教授们说了算的,教授们才没这么多事儿,大家都是上课来下课走,哪有工夫跟学生发生矛盾。

你只要不在乎那三项,其实在大学,这些人根本不能拿你怎么样。

可偏偏小西在乎,她需要拿奖学金还借款。

助学金已经给了班长的「贫困」室友,只剩奖学金能争取了。

到了大三的时候评选大二奖学金的时候,小西被刷掉了。

我惊了。

她绩点全班第二,最后哪档奖学金都没她的?

后来她去问班长,班长告诉她去问辅导员,她又去问辅导员,我们敬爱的齐老师告诉小西,她没有资格评奖学金。

没有资格,听懂了吧,是没有资格。

因为我室友综测有一项生活分,是零分。

原来辅导员这王八蛋那次给生活分给 0 是一箭双雕,一边恶心小西身边的人给她压力,一边影响她拿奖学金。

而另一个同学,一个在班级 20 名徘徊的,比我还差,竟然评上了奖学金?

当天我陪室友去的办公室,我就站在学院门口那块破石头那等她。

看着石头上辅导员的大名,我恨不得拿笔在旁边画个王八。

室友出来的时候满脸泪,想都不用想,又被一通羞辱。

她跟我说,辅导员对她说了一句话。

「奖学金是奖励给人才的,有些人注定一辈子拿不到,注定一辈子成不了人才。」

啥?

奖学金诶!

看名字也知道了,针对学习的奖励。

我室友成绩第二,有恩必报,自律努力,这都不算人才?

班长那基霸玩意儿反倒成了人才了?

还是你齐老师自己是人才?

好好的国家奖学金,怎么就被霍霍成这样。

这次是真把我惹到了,奖学金我可以不要,但道理必须讲明白。

8、

不惹事,不怕事。

那是我爸教我的。

我当初报考新闻专业,本着培养自己悲悯的情怀,有一天能替无声者发声,现在,正是时候。

我没敢大范围声张,只联系了几个同学。

首先,我们寝室里的三个人(除了情绪低落的室友),加上两个男生,一个是那天撂下一句「傻逼」就走了的男生,就称呼他为「B 哥」吧,一个同样没交钱的杨不。

我们还起了个行动代号——PLAN F。

取英文 Fuck 的首字母。

我先是戏精上身,写了一篇沙雕女主读大学的文章,名为《为什么我遇上了这么奇葩的辅导员?》。

大家看标题还以为辅导员会成为我的男主,呃……

文章里着重写了班长和辅导员的伟大事迹,和辅导员对于石雕的钟爱。

全网同时连载。

我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但是辅导员的姓氏、新闻系、xx 级、学校硬件设施的描述,几个关键词一组合,网友也猜的差不多了。

然后,杨不写了一篇社论。

一看他写的,我直接汗颜。

我怕是出了校园也就能当个网编,但是他,努努力应该可以直接进人民日报了。

比如这句。

——「懵懂单纯」的学生,遇到了「急功近利」的教师,这让本该为国家培养奋发精神的大学校园,弥漫着市侩之浊气。

又比如这句。

——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,是国家迈向现代化的重要桥梁,怎可因一己之私破坏教育之公开公平公正?

这是「人」能写出来的吗?

我们几个人直呼牛批。

当时我还瞎操心,给这篇起了几个名字,什么《大学校园教育乱象》、什么《高校教育之我看》。

杨不都给否了,他起了个简单的名字——《问责》。

又是一次高下立判。

极简,还直指核心。

B 哥家有钱,电脑带得动排版软件,里面装着正版 Adobe Indesign,他一晚上给排了版,还自掏腰包找了一个离学校老远的印刷店,印了 500 份。

我们当时很不解,互联网这么发达,咋还回归纸媒时代了?

B 哥说,这就叫初心。

厉害,让俺,再呼牛批。

然后趁着后半夜,我们把新闻学院学生主要覆盖的两栋宿舍楼都给扫了,每个房间塞了一张。

转天,整个学院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这还没完,娱乐化传播还没做呢!

另外两个室友写的脚本,也拍成了狗血短剧,创意取材自《歪嘴赘婿》,发在了 B 站和抖音上。

感谢有钱人 B 哥,还给买了抖加。

9、

各种平台数据反馈都不错。

要是传播课老师知道了,怎么也得给我们个满分吧。

只是美中不足的是——我们被校领导约谈了。

估计是班长那孙子告的密,因为有一天晚上她让我们签字时,进我们寝室了。

办公室里,书记和辅导员分坐两头,把我们几个人卡在中间。

辅导员先开口了,拿着短剧第二集封面诱导我们。

「是不是你们做的这个视频?PR 剪得挺好的啊?纪录片创作课可能得分肯定挺高的吧。」

我们没人吭声。

「别装傻,是不是你们。」

我们还不吭声。

看硬攻无效,辅导员改变了策略,瞬间柔和下来,演起了苦情戏。

只是她那一张脸,换成可怜兮兮的表情,也让人同情不起来。

「你们对我有意见可以直说,为什么一定要伤害我,我就是个普通辅导员而已啊。」

真恶心,可别侮辱「普通」俩字了。

我们依旧不吭声。

「你们以为你们针对的是我个人吗?这个事儿一旦发生,就不会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。」

「你们这么做是给学院抹黑,给学校抹黑。」

书记立刻跟上,俩人就跟商量好的似的。

「目前还没报上学校,你们看着办,暂时还有机会改过。」

「伤害学校的名誉,轻则毕不了业,重则……侮辱诽谤……」

紧接着,又是一连串明里暗里的威胁,什么告诉你们爹妈,以后找工作校招都会跟公司建议不要录取我们,档案上记一笔之类的……

深谙「坦白从严,抗拒从宽」之道的我依旧不吭声,只要他们没有实证,我就不可能开口主动交代。

我们滚刀肉的样子把两个人逼急了,直接变了脸。

辅导员直接威胁。

「明天都不用去上课了,这事儿一天不交代,一天不用出现在课堂上。」

Shit,小鞋整大了。

10、

我这还开动脑酝酿怎么反驳,B 哥直接开大了。

他突然抬起了低着的头。

我当时害怕极了,不是要当叛徒吧。

在我们几个的注目下,B 哥慢悠悠走到了辅导员办公桌前。

大长胳膊一伸,突然抄起辅导员桌上的水杯,往办公室中间一摔。

杯子「啪」一声巨响碎了一地,里面泡的黑枸杞也散落地乱七八糟,有几颗还因为劲儿太大砸烂了。

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B 哥疯了?

大家纷纷看向 B 哥,他撇了撇嘴,一副拽上天的样子,不屑地看着书记和辅导员,右手食指正正地指着辅导员。

「凭你?」

「不让我上课?」

辅导员不自觉地一哆嗦,我明显从她眼中看到一丝害怕。

结果 B 哥下一句,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条。

「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!」

B 哥说完,还冷笑了一声。

我们都愣住了,B 哥有背景???

辅导员和书记也被吓住了,半天没接上话。

「不让我毕业?」

「我保证最后让你跪下来求我收下毕业证!」

「不信你就试试,齐-老-师。」

说完「嗙」摔门走了。

一如上学期骂完「傻逼」夺门而出的帅气。

辅导员和书记没想到 B 哥来这一出,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往下唱了。

二人对视了好久。

11、

我敬爱的、亲爱的、可爱的 B 哥哥啊~

你倒是早说令尊能一手遮天啊,我们何必费这么多事儿?

我们几个出了办公室后,赶紧买了个杯奶茶去找 B 哥。

那时,我的腿已经不是我的腿了。

而是狗的腿。

我把奶茶给 B 哥双手奉上,八卦地打听着。

一般这种家庭背景肯定不能轻易告诉别人,我得问的侧面婉转些。

没想到 B 哥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们真相。

他的父母……

都是……

在……

北京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开淘宝店的????

我差点裂在当场。

我的思绪,都已经往故宫西墙外那嘎达飘了,结果当场就被极速拉回来了。

刚刚,B 哥都是装的。

原来,都是临场发挥。

B 哥,你的确是我哥。

当时被叫到办公室之后,我就全程开了录音。

B 哥装 B 的这一套,被录的清清楚楚。

辅导员和书记威胁我们那一套,也被录的清清楚楚。

12、

辅导员和书记安生了几天,反应过来那天 B 哥不过在吓唬人后,又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。

小西知道后拦着我们不让去,她不希望因为她的事情影响大家的前途,说「我去认罪吧,齐老师正好讨厌我。」

小西还没说完,B 哥直接拒绝了。

「认什么罪!你有什么错!她讨厌你是她的问题!你好的不得了!」

B 哥哪句话都没说错,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。

二次交锋,炮火更加猛烈了。

把我们围在中间审讯的变成三个人了,多了个 C 位——新闻学院院长。

说不怕是假的。

这老嘎货要是不让我们毕业,那确实是一句话的事儿了。

我们几个互相打气,已经到这了,不能怂。

怂了更危险。

先是书记开口,直奔主题。

「你们几个,把东西下了,做一个澄清。」

那口吻,高高在上。

「下什么东西?澄清什么东西?」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网上在线棋牌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ansili.com/qipaird/68714/

棋牌游戏作者
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